夏威夷3:老照片

夏威夷3:老照片

八月 8, 2019 阅读 5 字数 13940 评论 0 喜欢 0

夏威夷3:老照片

中国老照片历史文化图库搜集中国历朝地图,文史图片,老相片,旧照片,清朝老照片,民国老照片,中国老照片,世界老照片趣闻等。

淞沪会战(又称八一三战役;日本称为第二次上海事变)爆发于1937年8月13日,是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为了把日军由北向南的入侵方向引导改变为由东向西,以利于长期作战,同时也为了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而在上海采取主动反击战役,这是中日双方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的第一场

值得珍藏!100张见证“中国”世事沧桑的高清老照片!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值得珍藏!100张见证“中国”世事沧桑的高清老照片!

1996年底,山东画报出版社的《老照片》丛书一经面世,即以别开生面的图书样式、回望历史的新颖视角,受到读者的广泛欢迎,曾经创下每辑发行30余万册的销售业绩,引发了风靡全国的“老照片文化热”。

1996年12月至2015年4月,二百二十一个月,一百辑《老照片》,一万幅老照片,一千万文字,一百年历史,几代人的家国记忆。今天理想国微信展出的,是一百辑《老照片》的一百个精彩瞬间。

19世纪末的北京城崇文门外一带的风光,西边可以看到前门的城楼和箭楼。(原载《老照片》第27辑)

晚清时代,刚刚开埠不久的上海南京路,前景是一所照相馆,远近的人都在恬然地面对着眼前的摄影机。(原载《老照片》第32辑)

20世纪初,山东烟台的一座教堂里内设的育婴堂,专门抚养被遗弃和流浪的孤儿。(原载《老照片》第1辑)

外国教会在上海王家堂圣母院开设的女塾,专收教内女生。摄于20世纪初。(原载《老照片》第1辑)

1890年摄于德国埃森梅喷射击场。左一为德国教习瑞乃尔,右二为段祺瑞,余者为商德全、吴鼎元、孔庆塘、滕毓藻。(原载《老照片》第41辑)

19世纪90年代,北洋海军美籍军官马吉芬为“威远”舰士官和练勇(见习水兵)所拍摄的合影照。(原载《老照片》第68辑)

1900年庚子国难后的北京前门大街,照片右侧一片倒塌的房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着长衫的中国男子与一身制服的外国军官擦肩而过。(原载《老照片》第56辑)

1903年5月14日,两江总督张之洞奉旨入京陛见途中,在保定府与英军高官合影。(原载《老照片》第43辑)

19世纪末德国人占领青岛后,修筑了大量具有欧式风格的建筑。

图为青岛前海一线的欧人区。(原载《老照片》第90辑)

威海成为英国租借地后,很多西方人来此度假。在拍摄的瞬间,杂耍人和围观者的惊愕表情一览无余。摄于20世纪初。(原载《老照片》第88辑)

小清河上的船夫一家,船主已七十三岁,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比他小六岁的妻子只掌舵不做饭,一家人“幽默乐观永不知疲倦”。摄于1903年。(原载《老照片》第87辑)

威海卫租借地行政长官骆任廷拜访曲阜,赠送给第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贻牌匾。“大英国钦差大臣骆檄拜”等字样清晰可见。摄于1903年。(原载《老照片》第87辑)

20世纪初,天津外国人租界中的洋人在集体排演戏剧,从扮相来看也是华洋皆有。(原载《老照片》第68辑)

1904年,在山西汾州(今汾阳)护卫洋人的当地护卫队。(原载《老照片》第85辑)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后,中国东北地区沦为战场,清廷无力保护民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图为日军役使中国民众拖出陷在泥坑中的马车。(原载《老照片》第81辑)

庚子国难后,清廷逐步实施新政。一身旧打扮的官员与着新式服装的学生,在同一会场集会。(原载《老照片》第81辑)

通往岱宗坊的石板路坑洼不平,一位白衣男子推着独轮车行进在路旁的平地上,走在前边的女子弯腰拉着车子,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男孩的手。远处的泰山巍峨,自古至今;近处的书生忧郁地看着远方,衣袂飘飘。摄于1908年。(原载《老照片》第52辑)

1908年,兰州的一次西餐会,右为荷兰的探险家马达汉,左中为陕甘总督升允。原载《老照片》第14辑)

图中五位洋人半躺在草地上野餐,笑容可掬,而四位华人侍者则表情淡然。(原载《老照片》第94辑)

经初步考证,应为清末的济南小布政司街。摄于1910年前后。因其地处大明湖、趵突泉、黑虎泉济南三大名胜之间,为历代文人墨客来济必游之地。(原载《老照片》第91辑)

晚清时,西湖南岸的雷峰塔尚未倒塌,塔下面有一个左手叉腰站立着的人,与高大的雷峰塔形成鲜明的对比。(原载《老照片》第94辑)

1910年,大清皇家禁卫军首领访问奥地利。在布达佩斯拍摄的这张合影中,前排左二是哈汉章,左三是李经迈,左四是载涛,右一是良弼。(原载《老照片》第67辑)

参加兵演的新军既有步兵也有骑兵,服装类似于外国军队制服,军官着靴子,士兵则着布鞋,裹绑腿,不变的是脑袋后都有一条大辫子。图为行进的步兵。(原载《老照片》第58辑)

1910年代,山东胶东的一个村庄雇请戏班来村里唱大戏的场面。(原载《老照片》第12辑)

1911年,济南火车站前道路尚在铺设,钟楼上尚未安装大钟。(原载《老照片》第88辑)

这是一张站在府城东城墙上由北往南拍摄的照片,几位长袍马褂打扮的人在宽阔的城墙顶上悠闲散步。(原载《老照片》第92辑)

1911年,来自美国的青年教师那爱德与中国的学生在赴川西考察的路上。(原载《老照片》第26辑)

1912年,一位年轻人剪辫之前在照相馆的留影,与陪伴了自己二十几年的长辫作最后的告别。(原载《老照片》第12辑)

1912年冬,四川高等学堂整洁的学生自修室中,七位衣着朴素的同学在聚精会神地读书写作。书桌上的油灯、地面上的火盆和学生的衣帽服饰映现出了一幅冬夜苦读的场景。(原载《老照片》第26辑)

她们身上穿的是北京培华女子中学的校服。摄于1916年。(原载《老照片》第8辑)

华工远赴法国参加一战,为战后中国获得战胜国地位作出了巨大贡献。图为华工在华工营排队接种疫苗。摄于1917年。(原载《老照片》第96辑)

五四运动时的北京街头。摄于1919年。(原载《老照片》第18辑)

1925—1926年,中国政府出资对胶济铁路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图为工程人员在现场用大型吊装机械进行施工作业。(原载《老照片》第69辑)

北方农村妇女聚集在河边洗衣,一派静谧、安详的情景。摄于1927年。(原载《老照片》第88辑)

20世纪20年代莱州称为掖县。此时的古城保存完好,城区大道两盘耸立着为古代官员歌功颂德的牌坊,透露着古雅的的风韵。(原载《老照片》第76辑)

汽车传入威海之初,曾被威海人视为“魔鬼车”。图为进入威海的第一批汽车,摄于1927年。(原载《老照片》第90辑)

蒋介石与妻子陈洁如的合影。摄于20世纪2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1辑)

这张照片拍摄于1925年,女学生们一式的齐耳短发,白色上衣衬着暗花黑裙,端庄而洁净,尽显新女性的风采。(原载《老照片》第90辑)

1927年,张大千与韩国少女池春红的合影。(原载《老照片》第49辑)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剧装照,拍摄者或是京剧演员或是京剧票友,由上海新北门大街上的“时新”照相馆拍摄并着色,照片用矿物颜料细致勾勒,色彩丰富,层次分明。(原载《老照片》第44辑)

1929年6月,浙江省政府筹办了全国范围的首度国货博览会——西湖博览会。图为其开幕典礼的场景。(原载《老照片》第1辑)

无锡寄畅园大门外的一条古街,街河纵横,连通运河,两岸祠堂林立,后经国务院批准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摄于20世纪2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72辑)

这里的煤层平均厚度六米多,是少见的优质煤矿。最先由德国人大规模开采,一战期间为日本人强行接管。摄于20世纪2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77辑)

山东博山城分布在孝妇河两岸,照片中的城墙和城门见证了古城的沧桑。摄于20世纪2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77辑)

如今已届老年的后人,面对母亲年轻时的照片自有无限感慨。摄于20世纪30年代。(原载《老照片》41辑)

20世纪30年代初,国民政府北伐成功奠都南京之后,出现内部纷争,一些粤系大佬受到蒋介石排挤,造成广东民情反弹。图为广州街头出现的反蒋标语。(原载《老照片》第31辑)

这幅摄于20世纪30年代的照片,洋溢着小康家庭的安宁与温暖。(原载《老照片》第31辑)

1933年,清华大学教授和家人的一次集体郊游。(原载《老照片》第78辑)

1930年,山东省立第二乡村师范学校成立,1934年2月易名为山东省立莱阳简易乡村师范学校,七七事变后停办。图为乡师学生在农场种植玉米。(原载《老照片》第60辑)

长城抗战爆发后,全国各界人民热情支援前线。这张照片是清华大学的学生自愿前来修路。(原载《老照片》第15辑)

七七事变前,日军在华北屯集精锐。图为日军北平驻屯军在使馆区练兵场操练,远处是北平市街及围观的中国民众。(原载第66辑)

二十九军大刀队为广东省女师慰劳队表演中国传统刀术。(原载《老照片》第19辑)

1935年12月30日,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一位年轻的幼教老师带着孩子们在草坪上做游戏。(原载《老照片》第6辑)

蒋介石画像赫然出现在游行队伍中。经过“训政”教育,对领袖的个人崇拜,于此可见一斑。(原载《老照片》第24辑)

1936年,出任中国驻法大使的顾维钧,身穿西式宫廷礼服递交国书。(原载《老照片》第40辑)

1937年初,南京到云南的公路开通,路经苗族聚居区时,苗族人吹芦笙伴舞庆祝。(原载《老照片》第55辑)

上海一个钟表匠之家的合影,摄于1937年冬。(原载《老照片》第15辑)

被俘的两位抗日少年,等待着他们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原载《老照片》第41辑)

1938年4月,一位英国海军少校与妻子在威海刘公岛举办婚礼,场面宏大,可谓大操大办。(原载《老照片》第86辑)

1938年,活跃于敌后战场的山东省抗战游击队。驳壳枪和红缨枪混搭的武器装备与战士们严峻的面庞,反映了敌后战场的困苦与艰难。(原载《老照片》第53辑)

叶挺将军曾有一个温馨的家,这是全家的合影照片。(原载《老照片》第75辑)

上世纪30年代末,北京西郊碧云寺附近的街道景观。古老而破败的民居,未经硬化的路面,还有站在街上那个神情倦怠的男童,看上去一派萧然。(原载《老照片》第93辑)

1943年,滇东北小镇的居民努力去享受没有战事的片刻宁静,茶馆里和路边的人们纷纷露出笑容。(原载《老照片》第92辑)

1943年,一名负责警卫昆明机场的战士。左胸上的布牌写着他的名字“傅成铭”,“民国三十二年入伍”,在“航空委员会特务旅第五团第三营十二连”服役。(原载《老照片》第92辑)

腾冲城外,中国远征军士兵用美式“巴祖卡”火箭筒对据守村落的日军进行攻击。摄于1944年8月1日。(原载《老照片》第87辑)

1944年9月8日,中美士兵联合展示在战斗中缴获的日军太阳旗。前为在战斗中发挥显著作用的美式“汤姆逊”冲锋枪和美式手雷。(原载《老照片》第68辑)

1945年9月,中国第三方面军高级参谋曹大中视察芜湖日军集中地,向放下武器的日军官兵训话。(原载《老照片》第11辑)

抗战胜利后,新六军是首批进驻南京的中国军队。照片中中国军队雄姿勃发地站在吉普车上胜利开进南京,而擦肩而过的日军则散坐在一辆卡车上落寞地看着庆祝胜利的人群。(原载《老照片》第52辑)

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期间,在一次酒会上的留影。(原载《老照片》第49辑)

1945年圣诞夜,中国空军某部人员与驻广州的美军联欢。(原载《老照片》第26辑)

1946年,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组织的各国赴美进修的护士们参加的校庆宴会,其中有二十人来自中国。(原载《老照片》第14辑)

一位少女悠然地坐在屏风前,青春盎然的脸庞流露出一丝忧郁。摄于20世纪4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74辑)

1946年4月,蒋介石于青年远征军第六军阅兵典礼后,与杨森等人在典礼台共进午餐。(原载《老照片》第71辑)

庆祝双十节时的节目秩序单,写有“静默三分钟”等字样。摄于20世纪4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93辑)

20世纪40年代,山东沂蒙山区某地的小学生在野外上课。时在初秋,孩子们拿着课本,拎着板凳,来到水塘边,整齐列坐,听老师讲课。(原载《老照片》第94辑)

民国时期,在济南机场登机的旅客。摄于20世纪4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87辑)

20世纪四五十年代,在港台红极一时的上海影星李丽华身穿旗袍的明星照,颇具韵味。(原载《老照片》第67辑)

1949年初,蒋介石下野后和家人回到奉化溪口老家。这张照片定格了蒋氏父子在溪口山上眺望故里的情形。(原载《老照片》第70辑)

1951年,八十三岁的黄金荣在上海大世界门口打扫卫生,接受劳动改造。两年以后,黄金荣在上海病逝。(原载《老照片》第38辑)

20世纪50年代初,天安门广场地面干净平整,三位工人模样的姑娘欢笑地走来,背后的长安大街上马车和自行车在来往穿梭。(原载《老照片》第54辑)

上海黄浦区国际贸易业的资本家排队向“五反”委员会递交“坦白书”。(原载《老照片》第2辑)

1955年,台北女学生在“双十节”的操枪表演。(原载《老照片》第43辑)53

1956年1月20日,上海举行公私合营大会,工商界报喜队一位扮作“天官赐福”的报喜者来到了会场。(原载《老照片》第14辑)

在莫斯科时,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请他们品尝苏联香烟。摄于1957年。(原载《老照片》第93辑)

1958年儿童节,几个结伴游园的女孩子在颐和园的昆明湖畔合影留念。(原载《老照片》第74辑)

1958年,为了迎接建国十周年,开始扩建东西长安街,为适应阅兵时重型车辆通过的需要,加宽加厚了路面。(原载《老照片》第80辑)

吴晗和王光美陪同印尼总统苏加诺夫人哈蒂尼游览长城。摄于1962年9月。(原载《老照片》第78辑)

1966年11月21日,山东沂蒙山区的两位农村青年胸佩红花、手持农具和毛主席著作,举行了一场“革命化”婚礼。(原载《老照片》第37辑)

20世纪60年代,在“破四旧”运动中,浙江义乌各学校红卫兵在城区最广阔的义乌中学大操场“公审”城隍爷,历数封建迷信的种种陋习及危害。(原载《老照片》第54辑)

1967年2月16日,地质部机关造反派集会庆祝夺权“一周月”,会上人们跳起了“忠字舞”。(原载《老照片》第14辑)

为了消除日本殖民的影响,蒋介石在台湾大力倡导“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图为晚年的蒋介石与在祭孔大典上表演八佾舞的小朋友们合影。(原载《老照片》第51辑)

1967年6月至11月,长春发生大规模武斗,死亡数十人。(原载《老照片》第73辑)

1967年8月10日下午,在人民日报社五层礼堂中批斗彭德怀。(原载《老照片》第94辑)

1969年,知青和贫下中农利用劳动间隙的休息时间,一起在田间学习中共“九大”文件。(原载《老照片》第100辑)

20世纪60年代末,香港经济开始腾飞。这些在避风港玩耍的孩子赶上了“大时代”,等待他们的是三十多年的经济大发展。(原载《老照片》第52辑)

1976年“四五事件”后,中共中央做出了两个决议。决议通过后,组织民众上街游行、庆祝,连小学生也不例外。(原载《老照片》第96辑)

1976年10月,人们在欢庆粉碎“四人帮”。(原载《老照片》第67辑)

1981年2月,时为法国社会党领导人的费朗索瓦·密特朗在总统选举的前夕来我国访问。在参观孔庙时,在大成门的盘龙石柱旁席地而坐。(原载《老照片》第91辑)

1980年,山东省临沂市芦花市巷的人群熙熙攘攘。一位大爷正在大快朵颐,小朋友的“大盖帽”放在桌子上,远处一位妇女正在给售卖的大饼过称。(原载《老照片》第97辑)

1989年,一辆个体公共汽车在马路上随停随走。车厢后边挂满了乘客的自行车,司机躬下身子观察车辆底盘,旁边的售票员趁此间隙扯着嗓子喊有没有上车的顾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趣历史老照片栏目内容主要以历史老照片图库题材为主,通过这些珍贵的旧照片来寻找历史的回忆,想看高清的历史老照片就上趣历史。

35张老照片告诉你,生活在民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翻开老相册,厚重、沧桑、斑驳的历史碎片,在褪色的黑白影像中,流溢出另一个时代的风情。

他人的影像对我们而言固然陌生,但又有某种似曾相识的温暖。

这篇文章的开始,先为大家展示10张精选家庭合影。

照片里的女孩韩德常倚着栏杆,童花头,小碎花棉袍,端正秀气的面容,已初露“美人胚子”。右侧坐着她的父亲韩振华,长袍马褂,瓜皮帽,棉鞋。民国初年的照相馆都布置的像话剧舞台:有精致的风景陪衬,还有小围栏的实景搭配。

这张照片中完全西洋化的住宅和考究的家居装饰,也是中国早期资产阶级家庭的一种记录。照片右边的老太太戴着眼睛,虽然儿孙绕膝,仍神态矜持,颇有持重家长的风范。摄于1924年。

这张照片是20世纪20年代胶东一个普通农村家庭。人物的排列,体现了男性在家族中的地位。站立在老人右侧的儿子,有三分无奈和尴尬,或许和他养育的女孩太多有关。

何家花园里的家庭合影,原载《老照片》第80辑

1930年春,路易士(左二)和胡金人(左一)三妹胡蕙珠(右一)结婚时,于扬州有名的何家花园与亲友的合影。

这幅照片摄于20世纪30年代,定格了在与长女张素我合影的瞬间,父亲张治中和母亲洪希厚忍俊不禁的笑容。

1935年,周氏五兄弟各执毕业证书的合影。左起:周治良、周艮良、周一良、周珏良、周以良。其中周一良曾执教于清华历史系,周珏良曾执教于清华外文系。

1937年,上海沦陷前夕,身为归国华侨的母亲,只身带着年幼的女儿们,经香港去印尼雅加达躲避战乱。这是临行前的合影。

卢沟桥事变后,作者的父亲带一家逃难至关内。母亲思念亲人日久,1942年初决定冒险回安东一趟。照片为1942年与姥姥离别前摄于安东,左前是作者,左后是母亲,右前是表弟,右后是大姨,中坐者是姥姥。在作者和母亲离开安东一年后,姥姥就去世了。

叶挺将军曾有一个温馨的家,这是全家的合影照片。

抗战胜利后,当飞行员的李凤朝和林子甜结婚,仪式是在当时的上海最高建筑国际饭店举行的。证婚人据说是吴铁城。这是当时的结婚照。

照片所有者的爷爷和奶奶结婚大概是在1927年春,这张照片便是他们的结婚照。爷爷看上去高大魁梧,很有男子气,可那对眯缝小眼却透出几分慈祥;奶奶则是浓眉大眼厚嘴唇,显得挺厉害,事实也的确如此。(原载《老照片》第16辑)

这是一张郭良才和邵飘萍长女邵乃贤在邵公馆内温馨的瞬间。1932年2月14日,两人发布订婚的“通告”:“我们为了这种必要、即在我们两人的关系上须有一种表示,因此,我们决定从现在起宣布订婚,谨将这个消息报告于关心我们的相知们!”(原载《老照片》第34辑)

这座位于北平和平门内新帘子胡同的宅院很新,屋外两端有两个大红油漆柱子,屋内进身很深,夏季很凉爽。有两套间,东有落地隔扇相接。四合院内的初秋,两旁种着一盆盆石榴树已是果实累累,东边用苇子编成栅栏做成门,内养了一群鸽子。摄于1933年。(原载《老照片》第11辑)

这张照片是一家普通的老北京人四世同堂的合影。照片如实地反映了祖祖孙孙的礼节,从座椅和排位即可判断出每人的辈分,祖慈而孙敬。这在当时是一个比较开明的一般平民家庭,居住在前门外东侧的平民区内。摄于1936年3月。(原载《老照片》第4辑)

1937年元旦,为纪念订婚十周年,余谦六、顾祖同夫妇全家在北平合影志庆。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余谦六前往西北联大,顾祖同身怀六甲,和孩子们留在了北平。谁承想,这一别竟然是整整八年。(原载《老照片》第83辑)

曲阜孔八府长房长孙孔祥勉与妻子于苹芗及孩子们的合影。左四为五岁的孔令仁,她后来成为山东大学教授,在学术上卓有成就。1929年摄于南京。(原载《老照片》第33辑)

照片中的男子为国民党南京中央军校教官沈先生。他身穿西装风衣,戴领结,圆眼镜,身后手擎着摘下的礼貌,颇有绅士气度。妻子穿着印花深色旗袍,朴素而优雅,左臂夹着皮包,脸上的温婉之气与丈夫的儒雅自信相映照,和谐而又美好。(原载《老照片》第23辑)

1946年10月,陈斐章与两个儿子在中山陵草坪合影。陈斐章曾任南京国际安全区总部助理秘书和拉贝的助手,在救助难民的过程中,陈斐章和徐淑德渐生情愫,两人于1940年4月27日结婚,成为南京国际安全区的一段佳话。在黑暗恐怖时期,这对所有难民和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都是一种鼓舞,给人们增加了活下去的力量。(原载《老照片》第92辑)

抗战胜利后,刚刚崛起的新市民着实度过了一段充裕优渥的好日子。他们或者是在洋行里担任翻译、秘书,或者是在老字号的商家负责会计、行销,有着家庭熏陶的中文根底,也在各种新兴的西式专科学校、大学学院里学过洋文。家中的布置是典型的西式小洋房,女子的穿着则是改良式的中国旗袍。1948年摄于南京。(原载《老照片》第22辑)

常沙娜在赴美留学前与父亲常书鸿在南京一同散步时留影。常书鸿是敦煌学奠基人,被誉为“敦煌守护神”。他的女儿常沙娜,自幼随他在敦煌临摹壁画,后来成长为国内外知名的敦煌艺术和工艺美术设计研究专家。摄于1948年10月。(原载《老照片》第86辑)

据推算,这张照片拍摄于20世纪30年代初。地点是山东黄县(今龙口)的一家照相馆。照片中六人是祖孙三代,他们表情庄重,稍有些拘谨,但绝不木讷。长辈皆为一袭斜襟长衫,两个孩子则是短衣裤,这在当时的乡村是很时尚的。(原载《老照片》第48辑)

这张合影拍摄于20世纪30年代,一家人是山东乳山人。他们穿戴整齐,可见家境殷实,与背后的布景和身旁的摆设很是协调。不在场的男主人是常驻上海的为官之人,妻儿拍摄这张照片正是为了寄给他,以慰思乡之情。(原载《老照片》第115辑)

1937年,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赵访熊与夫人王繁新婚度蜜月时,在青岛海水浴场留影。赵访熊是我国最早提倡和从事应用数学与计算数学的教学与研究的学者之一,自编了我国第一部工科《高等微积分》教材。(原载《老照片》第78辑)

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一户富裕人家的婚礼现场留影。婚礼设在济南芙蓉街当时著名的新东亚饭店。(原载《老照片》第32辑)

这张照片拍摄的是一位国民党军上尉夫妇结婚时与亲友的合影。照片上的那几道醒目的折痕,似乎在无言地诉说着主人几十年间的播迁与遭遇。摄于1946年。(原载《老照片》第100辑)

1911年3月,后来成为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的叶企孙(后排右一)去北京投考清华学堂,临行前在上海一家照相馆与亲友的合影。(原载《老照片》第78辑)

1925年,在一次结婚庆典中,顾祖同结识了新近回国任教的余谦六。双方一见倾心,于1927年8月1日在上海结为伉俪。这样的自由恋爱婚姻,在当时的中国,还是一桩十分令人羡慕的事。夫妇二人相亲相爱,互敬互助,相濡以沫,共同度过了六十多年的时光。(原载《老照片》第83辑)

顾云兴是上海著名摄影师,他曾为赵丹、王丹凤、刘海粟、朱屺瞻、陈传熙、贺天健、任桂珍等文艺界人士拍摄人像,获得不少的赞誉。这是摄影师少年时与弟弟妹妹的合影。1939年顾云兴(中)与弟顾云德(左)、妹顾峰(右)摄于上海大沽路。(原载《老照片》第92辑)

1940年,心理学家张耀翔全家合影于上海万象照相馆。前排为夫人程俊英(左二)、长子正奇(右一)、次子正雄(左一),后排长女继音(右)、次女纯音(中)、幼女素音(左)。(原载《老照片》第99辑)

20世纪40年代,上海中西女中的一位女学生在家中。这间铺着方格地毯的宽敞的房间,是父亲的书房?还是客厅?沙发的做工简单中透出精巧,这应该是一个富裕的知识分子家庭。这个奇妙的历史瞬间,记录了她永远无可回返的青春。她是“文革”后第一批副教授。(原载《老照片》第16辑)

从照片中一家三口的服饰装扮来看,这是一个富裕的家庭。拍摄这张照片,可能是纪念孩子的“百岁”。1914年秋,摄于苏州某照相馆。(原载《老照片》第71辑)

一位面容姣好的苏州少女在苏州瑞记写真馆留影。瑞记写真馆创办于1882年,1932年遭遇火灾停办。(原载《老照片》第61辑)

1936年,江苏镇江民众教育馆的宣传橱窗前,一位母亲正在给两个女童讲解。(原载《老照片》第12辑)

1937年初夏,在苏北京杭大运河边的古镇,年轻的母亲身着时兴的高领旗袍,右腕上是一只精巧的小手链,左腕戴着方形洋表,洋溢着初为人母的幸福,怀中的婴儿,穿着长袍马褂,眼看远处,仿佛照相也不及嘴里嚼的东西好玩。(原载《老照片》第9辑)

祖籍苏州的刘豫瑶(右坐者)曾是戊戌变法时光绪帝钦选赴日留学生,长子(右立一)与次子(左立一)分别是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的高材生。这是他们祖孙三代在扬州故园的合影。摄于20世纪30年代。(原载《老照片》第19辑)

蒋家父子的传位大戏:为让儿子顺利继位,蒋介石都做了什么?

“济南大爷”厉害了!再出手救起溺水者,这一次是游泳抽筋的

法乙降班马恐遇麻烦,德乙三强欲取开门红,美职洛杉矶有望大胜

安乡县:胡岚调度交通项目建设及行业安全工作

80年代中国最真实老照片:回不了的过去,看懂的人都哭了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一个老人拿着一把扇子给熟睡的孙子扇着风。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这是几十年前非常流行的一种床单,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过,曾经风靡了半个世纪,而且质量非常好,用了几十年都没坏。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这幅图是那时候电视停台的图,以前的电视台不像现在24小时都会播放节目,一般到了晚上11点以后就会停台。而且每周二的下午也会停台,据说是因为央视每周二下午进行设备检修。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那个年代,自行车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图中的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两姐弟,弟弟坐在自行车前面的大杠上,姐姐坐在后座上。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图为一款老式踏板缝纫机,七八十年中国人结婚,缝纫机是必不可少的嫁妆,当时女方的陪嫁物品有四大件,分别是缝纫机、自行车、电风扇、收音机。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图为一个卖眼镜的小摊,七八十年店的商贩,很多都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或者找个地方摆摊。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还记得小时候用的这种铁质文具盒吗,中间用一根铁丝连接,最重要的是文具盒上有乘法口诀,还有大家会把上课的课程表贴在文具盒上,满满的都是回忆啊。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4个小男孩在玩弹弹珠,也叫打玻璃球,小时候男生大多热衷于这个游戏,而且会互相攀比谁的弹珠更多。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图中是一台蜡纸油印机,八十年代的人应该很熟悉,小时候读书时考试的试卷,老师都是用这种油印机自己印刷,每次考试的时候都会被试卷上的油墨弄得满手黑黑的。

八十年代中国历史老照片:那时候夏天要是能吃上一个冰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外国人拍摄的清末北京真实老照片:没想到百年前的北京城是这样子

美国《生活》杂志罕见照片:77年前成都龙泉驿真实生活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80年代中国最真实老照片:回不了的过去,看懂的人都哭了》

30张让大家能够“看图就了解许多历史”的珍贵老照片。罕见!

摄影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那些斑驳的老照片让我们有机会见证历史,亲眼看看过去那段岁月中的人和发生的事。下面就是一些值得反覆回味的老照片,其中有些很荒谬,还有些让人忍不住惊叹,一起开始这段时光之旅吧。

1948年,这位机车手打破了美国机车陆地速度纪录。

拒绝向希特勒致敬,他的妻子是一名犹太人。

1956年,这个小女孩的情感安慰动物是一群小鸭子。

1933年,人们拍摄到了世界上最后一只袋狼,现在这种动物已经灭绝。

1954年7月15日,纽西兰小姐在世界小姐选美比赛上晕倒。

1944年,塞班岛上一名军人正在给小羊喂香蕉。

摄影技术已经发展了100多年,人们留下了太多珍贵的照片。过去的时光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但那些照片却一直存在,提醒我们回味那段难忘的岁月。上面这些照片展示了过去的珍贵风貌,只看一眼就让人沉醉。

老照片,二战时期比日本鬼子更疯狂的日本女人

一组民国时期的老照片,图六你绝对想象不到是猪尿泡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30张让大家能够“看图就了解许多历史”的珍贵老照片。罕见!》

尘封30多年的老照片被扒出:看过的人都哭了,看懂的人都老了

为嫁入豪门,生4胎的吴佩慈和生3胎的梁洛施,谁更惨?

派对中酗酒,美国海豹突击队一整排官兵被赶出伊拉克

妈妈习以为常的4个习惯,会严重破坏孩子的抵抗力,别不当回事

如何用科技驱动增长,这家老牌法国汽车制造商正进行深入思考

美容店15岁学徒恋上老板,遭老板娘暴打还被剪掉长发